好看或有錢,才會發現社交的樂趣

好看或有錢,才會發現社交的樂趣

我有一個朋友,符合所有暖男的特質,不浮躁,不拜金,有的只是對身邊女性的關心、理解和照顧。

他有五六個女性朋友,但就是沒有女朋友。

你回家擰開淋浴頭在水中淚如雨下,躺在床上守著怎麼都填補不滿的另一側,終於不安地睡著,等待著開始另一個不願開始的明天。

選擇越多,人就越孤獨,而人最孤獨,莫過於置身於成堆人中間,無人理會的時候。熙來攘往的街頭上行人各有各的痛苦,這城市千萬人卻沒人在意你為何心碎。

有時候別人會告訴你,「不用在乎別人怎麼看你,只要自己活得快樂就好。」

可惜,你的快樂中不小的一部分是別人怎麼看你——父母嘮叨幾句沒出息,在追的女生一個鄙夷的眼神,同事同學對你的忽視,導師看著論文嘆一口氣,就能讓你不高興很久。

你發現說真話容易犯錯,便不再說話;你發現憤怒、輕視與得意時都會影響人際關係,便省略表情;你發現手舞足蹈會影響形象,便不再做任何誇張動作。

最後你終於變得如同一部人類行為規範,去掉了表情,隱藏了情緒,成了不帶一絲人氣的橡皮人。

人總是在別人犯錯的時候講出一堆正確道理,在自己犯錯的時候那些道理都變成了借口。

我們都會拿高大上的借口去敷衍別人,比如忙,累,思考,甚至需要冷靜,可是到了自己被敷衍的時候,則會毫不遲疑地相信對方真的忙,真的累,真的在思考,真的需要冷靜。

因為,總想給自己留一絲希望和尊嚴,覺得對方對自己不是不想,只是不能。很多時候我們徵求別人的建議,只是想聽到一個人說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有些事就是不值得被原諒,跟大不大度沒有關係,各有各的底線,做錯了就應該考慮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

人類的奇怪之處在於他們急於成長,然後又哀嘆時光易逝;

他們以健康換取金錢,然後又想用金錢恢復健康;

他們對未來焦慮不已,卻又無視現在的幸福。

因此,有些人既不活在當下,也不活在未來,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活著,彷彿從未活過。

也甭奢求別人能理解你,不止別人,有時候家人、朋友和愛人也不理解你,連小區里的流浪貓都不理解你。

更多的人連白眼都懶得對你翻,你總覺得別人不理解你的生活,其實你也不了解他們。你自己能理解自己,就夠了。

不要哭,真正絕望的人有眼淚根本哭不出來。

人要想真正的了解這個社會,市井走卒、貴族豪紳、小偷強盜、文化名流、婊子老鴇,各個階層的人都要接觸。

千萬不要憑藉個人喜好,只接觸三觀一致和自己感興趣的人。胸懷有多大,眼界就有多寬廣。

今天就嘮到這,拜~

點個關注,交個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