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胤祉:不管是否有奪嫡之心,他始終是雍正最具威脅的對手

歷史上的胤祉:不管是否有奪嫡之心,他始終是雍正最具威脅的對手

在康熙朝晚年,康熙皇帝的眾位皇子為了爭奪皇位,上演了一場驚心動魄的「九子奪嫡」大戲。最終四阿哥胤禛成為了這場奪位爭鬥的最終勝利者,在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康熙皇帝去世後,他成功登上了皇位,這便是後來的雍正皇帝。

伴隨著雍正皇帝的順利登基,當年那些參與了「九子奪嫡」、與他爭奪皇位的康熙皇子們也隨即迎來了「末日」。

這其中結局最為悲慘的當屬八阿哥胤禩和九阿哥胤禟,這兩位在「九子奪嫡」期間給雍正以極大困擾的政敵,被雍正議罪圈禁、迫害致死,並且還被削宗奪爵、逐出宗室,就連名字都被改為了「阿其那」和「塞思黑」。同為「八爺黨」成員的十阿哥胤䄉,雖沒有被雍正直接打壓致死,但是終雍正一朝,他被圈禁在高牆內,失去了整整十三年的自由,直到乾隆登基之後才被放出。而與他有著同樣境遇的還有雍正皇帝同父同母的親弟弟、十四阿哥胤禵,他先是被罰去看守皇陵、後又遭到了幽禁,最後直接被雍正下令圈禁了起來,也是在乾隆朝才重獲自由。

至於大阿哥胤禔、廢太子胤礽,這兩位在康熙朝時期就被康熙皇帝下旨圈禁起來的皇子,雍正則是依舊將其圈禁,直至這二人死在禁所之中,也沒有獲得釋放。
(圖片來源於網路)

除了上述幾位康熙皇子之外,還有一位在雍正登基後也遭到了雍正的殘酷打壓與迫害,他便是三阿哥胤祉。

這個時候或許有朋友會說:「你說的不對呀,電視劇《雍正王朝》中雍正對於三阿哥胤祉不是非常的敬重,不是還賜予了他御前免跪的恩典么?」

當然,這僅僅是影視作品的演繹,歷史真相卻是恰恰相反,胤祉非但沒有獲得任何的封賞與恩典,反而是他的下場和結局同其他皇子一樣的悲慘。
(圖片來源於網路)

「如誠親王其才甚屬可用,而其心又不得不置而不用,以朕四十年兄弟事事無不洞晰,而用之之難尚然如此。」

雍正如此對待這位飽讀詩書、一心鑽研學術的「文人」阿哥,按照雍正自己的話說,是他的這位哥哥自始至終沒有與他「同心同德」,特別是三阿哥胤祉在「九子奪嫡」期間,頗為耐人尋味的表現,也讓雍正對其產生了深深的戒心,更是很難讓人相信他是真的沒有「奪嫡之心」,而這也最終導致了胤祉的悲劇結局。
(圖片來源於網路)
三阿哥胤祉,可以說是康熙皇子中,發展最為全面的一位。
看過《雍正王朝》的朋友,對於三阿哥胤祉並不陌生,整部劇之中,胤祉最大的功績以及最為亮眼的表現就是組織陳夢雷、李紱等一眾飽學鴻儒,前後歷時十多年的時間編製了《古今圖書集成》一萬卷,算是在文化領域留下了一份「不朽之基業」。

而在歷史上,主持編修《古今圖書集成》確實是胤祉的一大功績,當然,除此之外,胤祉參與編修了另外一部大作,即將當時新進的律呂、曆法、演算法三者合為一體的《律歷淵源》。

而這也充分展現了三阿哥胤祉卓越的文化水平,稱其為康熙皇子中讀書最好、學問最深,是一點不為過的。
(圖片來源於網路)

然而,歷史上的三阿哥胤祉的「本事」並不僅僅如此,在康熙皇帝的安排與培養下,胤祉可謂是得到了全面發展。

這一點從康熙安排胤祉參與編修《律歷淵源》的過程中就可以看出。康熙皇帝先是主動的親自承擔起教授胤礽基礎數學和幾何的知識,之後又安排了義大利傳教士德格里傳授其律呂的知識,這也使得胤祉在學科領域上,得到了全面的發展,做到了中西結合,古今並用。

而在滿洲人傳統的騎射方面,胤祉同樣有著非常出色的表現,在所有的康熙皇子中,也堪稱佼佼者。在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康熙皇帝第二次親征噶爾丹之時,還被奉命統領鑲紅旗出征,親赴戰場進行鍛煉。

與此同時,康熙皇帝在外出離京期間,也曾多次安排胤祉代為署理國政,培養其理政能力,其表現也得到了康熙皇帝的認可。

可以說,胤祉接受到的是康熙皇帝給予其全方位的「素質教育」,無論是在文化、科學、軍事、政治等領域,胤祉的能力得到了全面的培養, 再加上他資質較好且勤奮好學,因而在也取得了令康熙所滿意的發展成績。
(圖片來源於網路)
勘破「魘鎮之案」,讓胤祉就此捲入了「九子奪嫡」之中。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康熙皇帝在熱河秋闈期間,以「太子不孝,所行不善」為由,第一次將胤礽的皇太子之位廢黜。而在這之後,以大阿哥胤褆以及八阿哥胤禩為首的一眾皇子,便開始落井下石,繼續打擊已經被廢黜的太子胤礽。

這其中,大阿哥胤褆的表現可謂是最為活躍,他在八阿哥胤禩等人的支持下,不斷的向太子之位發起衝擊,甚至向康熙皇帝諫言,要除掉太子胤礽以絕後患:

「胤礽所行卑污,大失人心。今父皇今欲誅胤礽,不必出自皇父之手。」
(圖片來源於網路)

儘管康熙皇帝對於胤褆和胤禩等人持續性的打壓太子的行為予以了堅決的抵制和批判,但是其囂張的氣焰並沒有因此而受到壓制,反而有著愈演愈烈的趨勢。而這個時候的太子胤礽不僅因為被廢黜而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壓力,同時康熙皇帝的盛怒以及「八爺黨集團」的不斷打壓,也讓其出現了明顯的意志消沉情況。

面對此情此景,之前一直沒有參與任何政治鬥爭的胤祉果斷決定站出來,準備要拉自己的這位二哥胤礽一把。

其實一直以來,胤礽和胤祉的關係本就非常的密切。

康熙十三年(1674年),伴隨著太子胤礽的出生,康熙皇帝的結髮妻子、孝誠仁皇后赫舍里氏因難產去世。於是康熙皇帝安排當時非常得寵的榮妃馬佳氏,在撫養皇三女固倫榮憲公主的同時,也要照看一下自己的這個沒媽的嫡子。馬佳氏是非常欣然的接受了康熙皇帝的安排,之後她可以說是做到了盡心儘力,視如己出,以至於在康熙十六年(1677年)胤祉出生後,都是先將其送出宮外養育多年後,才重新接回身邊。所以,胤礽和胤祉,都是由榮妃馬佳氏撫養,兩個人自幼的關係便非常交好。

而康熙皇帝也看到了胤礽與胤祉之間的親密關係,所以早期康熙皇帝安排胤礽差事的同時,也會安排胤祉隨同辦理,甚至可以說康熙皇帝如此全方位的培養胤祉,也是為了未來更好的輔佐胤礽。

這個時候的胤祉,見到從小與自己關係密切的二哥胤礽遭遇到了如此的困境,進而為其感到了擔憂,同時胤褆、胤禩等人的做法也引得了當時為人一向正直的胤祉的極大不滿,於是胤祉決心要盡自己的力量幫助胤礽扳回局面。

功夫也不負有心人,經過胤祉的努力,終於找到了大阿哥胤褆「魘鎮」太子的直接證據,即標寫著胤礽生辰八字的針扎小人,也稱「魘廢之物」。
(圖片來源於網路)

胤祉此舉不僅僅是挽救了胤礽,同時也是在一定程度上給予了康熙皇帝以巨大幫助。

此時的康熙見到了皇子之間為了爭奪太子之位而已然是全無忠孝禮儀和人倫綱常,並且朝局也因為太子的突然被廢而變得動蕩,所以這個時候的康熙也有了想要復立胤礽的想法,只是苦於「朝令夕改」,恐引發朝堂議論,將自己陷入不利的輿論境地。而此時,這件「魘廢皇太子之物」的出現,無疑讓康熙找到了一種「剛打瞌睡想睡覺就有人送枕頭」的感覺。

於是,康熙皇帝先是下旨將「魘鎮之案」的主謀大阿哥胤褆削宗奪爵、圈禁終身,隨後又將太子胤礽此前的異常行為和不端做法,全部歸咎於這件「魘廢皇太子之物」,甚至不惜將已經被他處死五年的索額圖搬了出來,再進行了議論批判,還為其扣上了「本朝第一罪臣」的帽子,為的就是為胤礽開脫。
(圖片來源於網路)

而這個時候胤祉明顯感覺到了康熙心態的變化,於是順水推舟,進一步幫助胤礽。

一來,他長時間的陪伴著胤礽,並對其進行了開導,使得其重拾信心。

二來,他教授胤礽撰寫「懺悔錄」,並要其主動向康熙檢討,承認錯誤,請求康熙的諒解;

三來,他又在康熙與朝臣面前,經常性的談及胤礽的病情,在將責任推卸到大阿哥胤褆「魘鎮」詛咒的同時,表明太子胤礽此時的狀態已經完全恢復「正常」。

在這樣的情況下,康熙對於胤礽予以了原諒,並且頂住朝臣們的反對,於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重新復立了胤礽的皇太子之位。

而在此期間,胤祉的表現可謂是居功至偉,於是康熙在復立胤礽的同時,也晉封胤祉為親王爵位,以示對其的褒獎。也正是這件事情,讓胤祉算是徹底的參與到了「九子奪嫡」的進程之中來了。
(圖片來源於網路)
在此之後的胤祉,幾乎採取同雍正如出一轍的策略。
歷史上的雍正,在「九子奪嫡」期間採取了「爭是不爭,不爭是爭」的策略,實際上就是「隔岸觀火」,坐等「兩敗俱傷」,看著「太子黨」倒台、「八爺黨」解體,在所有競爭對手「自取滅亡」的情況下,完成了彎道超車,從而順利登上皇位。而在整個過程中,他要做的就是不斷的迎合康熙,將自己的奪嫡之心完全隱藏,進而給康熙留下了一個非常印象。這也成為其的制勝法寶。
(圖片來源於網路)

然而,三阿哥胤祉在「九子奪嫡」期間的做法與雍正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首先,胤祉是緊緊跟隨並且迎合著康熙皇帝的想法。

這一點在「二廢皇太子」的過程中得到了充分的體現。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伴隨著「托合齊會飲案」的爆發,康熙皇帝準備第二次廢黜胤礽的皇太子之位,而這一次,胤祉表沒有像此前「一廢皇太子」之時那樣,為胤礽進行申訴和辯護,而是將自己置身其外,並且在康熙皇帝正式廢黜胤礽之後,還表示了理解與支持。

於是,康熙皇帝對於胤祉這樣識大體的舉動頗為滿意,非但沒有因為他與太子胤礽的關係親密而對其進行懲治,反而賞賜其白銀五千兩以資鼓勵。
(圖片來源於網路)

其次,胤祉並沒有想著直接參与奪嫡之爭,而是在辛勤的編書。

前文中也說到了,這個時候的胤祉可以說全身心的投入到編書的事業之中,以此將自己完全置身於政治鬥爭之外,同時還通過編修《律歷淵源》和《古今圖書集成》,不僅收穫了康熙皇帝對其的讚譽,更是在朝臣們心中樹立了極為正面的形象,算是就此積攢了一定的政治資本。
(圖片來源於網路)

再次,胤祉在這一時期與眾位皇子都保持了非常和諧友好的關係。

儘管正是因為胤祉通過勘破「魘鎮之案」,將大阿哥胤褆「送」進了宗人府,並且也是他積極幫助胤礽使其得以復立,按理說他應該「八爺黨」集團的最為可恨的「敵人」,然而,在此之後,胤祉快速修補了同八阿哥胤禩等人的關係。特別是與「八爺黨」中的十四阿哥胤禵,胤祉與他的關係是愈發的密切,以至於在後來的胤禵被封為「大將軍王」,帶兵平定蒙古準噶爾部首領策妄阿拉布坦的叛亂中,胤祉給予其重大的支持和幫助,使得胤祉本人在其他皇子中間,有了非常好的人緣,同時也樹立了一定威信。

反觀這一時期的雍正,因為其在「一廢皇太子」期間有著從明哲保身、置身事外到支持康熙與太子胤礽這樣的翻轉表現,遭到了「八爺黨」一眾皇子的極度鄙視,以至於在其登基之後,依舊普遍對其採取了「非暴力不合作」的態度,由此可見雍正與其他康熙皇子之間的關係之緊張。
(圖片來源於網路)

而也正是因為在「九子奪嫡」期間的如此行事,讓雍正對於胤祉不僅是極度的不滿,甚至還有這一份巨大的擔憂。

「九子奪嫡」期間的胤祉,雍正一樣,都被冊封為親王爵位,生母同屬於「四妃」之一,同樣在朝中協助康熙署理政務,同樣沒有任何為人詬病的「政治污點」與「政治把柄」,在資歷與資質上,他們兩個的條件幾乎是一致的。

在康熙皇子所有成年的皇子中,大阿哥胤褆以及二阿哥、即廢太子胤礽已經被康熙圈禁,按照「有嫡立嫡,無嫡立長」的法理傳統,身為三阿哥的胤祉,相較於雍正實際上更具有法理性的優勢。所以從合法性的角度來說,胤祉的存在無疑是對於雍正皇位的威脅。

與此同時,胤祉與康熙皇帝的其他皇子之間的關係,相較於雍正來說,是更加的交好與和諧,這就使得不管是胤祉自己坐上了皇位還是其他皇子登上皇位,胤祉都能獲得最好的結局,繼續保持著極高的權勢和地位。

或許歷史上胤祉並非如此所想,也或許他就是真的確實沒有「奪嫡之心」,可是既然有如此的「可能性」,那麼必然就會讓性格多疑的雍正感到焦慮,而這也就註定了胤祉的悲劇結局。
(圖片來源於網路)
雍正朝時期被兩度幽禁,胤祉鬱鬱而終。
雍正登基之後,隨即開始對於胤祉的打擊,儘管並沒有將其的親王爵位廢黜,但是卻安排他與十四阿哥胤禵共同守衛皇陵,這是在剝奪他手中一切權力和職務的同時,將其調離政治統治的中心,不讓其發揮其影響力。

而這,僅僅是雍正對其打擊的開始。

雍正二年(1734年),胤祉之子弘晟獲罪,進而被雍正剝奪了「世子」之位罷黜為閑散宗室。雍正六年(1728年),胤祉又被雍正以索賄治罪,從親王降為了郡王爵位,只不過又在雍正八年(1730年)重新加封其為親王。
(圖片來源於網路)

但是,伴隨著怡親王胤祥的去世,胤祉也迎來了自己的末日。同樣是在雍正八年(1730年),距離他重新獲封親王僅僅過了不到三個月,與雍正皇帝關係極為親密的胤祥去世了,之後,胤祉被庄親王胤祿等人彈劾,說其在胤祥的葬禮上「毫無憂傷」之情。雍正與胤祥之間的感情自不用說,本來就陷入巨大悲痛之中的雍正,聽聞胤祉以如此不敬的行為對待胤祥,心中的憤恨是可想而知的。

而實際上,這也是胤祉第二次因為胤祥的事情而開罪君王了。第一次是在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胤祥的生母敬敏皇貴妃章佳氏的喪葬期間,胤祉就因違反制度理髮,而遭到康熙皇帝的處罰。這一次,胤祉又在胤祥的葬禮上表現欠佳,雍正是新賬舊賬一起算,就此下令將胤祉的爵位廢黜,並將其全家一同幽禁在景山永安亭之中。

就這樣,在雍正十年(1732年),胤祉在禁所去世,終年五十五歲。
(圖片來源於網路)

其實,胤祉為胤祿、胤禮等人彈劾,這件事情也非常值得思考。

一方面,這是雍正的一貫伎倆。

雍正在懲治年羹堯和隆科多,乃至其他朝臣的時候,從來不會自己直接出面,而是先表明一個態度,讓百官自己理解後上疏進行彈劾,他再予以批准。所以胤祉的倒台可能也是雍正的一次「暗箱操作」。

另一方面,這也可能是胤祿、胤禮等一眾年紀尚小的康熙皇子們的主動出擊。

雍正登基之後,對於這些沒有參與「九子奪嫡」的康熙皇子們,雍正進行了積極的拉攏,甚至予以了提拔和重用,而胤祿、胤禮等人便是其中的傑出代表,在當時除了怡親王胤祥,與雍正關係最高的康熙皇子也就是這幾位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也必然希望維繫現有的政治格局,保全自己的權勢和地位,更是不希望諸如胤祉這樣的「老傢伙」來撼動自己的政治地位,於是他們選擇了主動出擊,進而成為了雍正打壓兄弟的「馬前卒」。而事實上在此之前,包括處理隆科多等人的時候,胤祿、胤禮等人就已經開始發揮了作用。

所以,彈劾胤祉,也有著胤祿、胤禮等人對於他的排擠之意,由此也可見此時的朝堂之上已經再無胤祉立足之地了。
(圖片來源於網路)

儘管胤祉有著不錯出身和年長皇子的身份,並且深受康熙皇帝的喜愛與器重,同時,他天資聰慧、文武兼備、學識廣泛,甚至稱得上是康熙皇子中的最具有學問的存在,因此他也獲得了一定的聲望。在康熙朝時期,這些無疑都是他的優勢所在。

只不過,當康熙皇帝去世,雍正皇帝登基之後,這一切卻又都成為了他的「劣勢」。

因為這些條件,無一例外對雍正的皇位無論是從法理上、還是從事理上、情理上,都是一種威脅,再加上他此前耐人尋味的行為表現,更加引得了雍正的猜忌。
(圖片來源於網路)

所以,三阿哥胤祉的悲劇結局,從雍正皇帝登基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然確定了,不管胤祉再想要如何低調,再想要如何的向雍正盡忠,都已經是為時已晚的,不管此前有沒有奪嫡之心,有沒有付諸奪嫡行動,只要他還立於朝堂之上,他的威脅就還在,雍正就要對其有所警覺。

就這樣,胤祉在雍正朝鬱鬱而終了,直到乾隆皇帝登基之後,才對其進行了平反,並且追贈了謚號,算是對於胤祉的一種「補償」吧。
(圖片來源於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