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水師的覆亡,誰才是千古罪人?

北洋水師的覆亡,誰才是千古罪人?

胡賽萌/文

國產航母服役,舉國振奮。

12月17日,是中國第一艘國產航母服役的高光時刻,也是北洋水師在131年前于山東威海衛成立的歷史時間。

山東威海,目睹了晚清海軍在歷史煙雲中的榮辱浮沉,也見證了一支水師全軍覆沒的悲劇。

銘記歷史,是為了勵志奮進!

01

出國嫖妓

1886年,北洋水師提督丁汝昌率鎮遠、定遠等四艘軍艦訪問日本長崎。

北洋水師在長崎的「軍事訪問」,其實是為了揚我國威,威懾日本在朝鮮半島上不要搞小動作。

在成立伊始,北洋水師的軍艦皆是從當時頂尖列強英德手中重金購買的炮塔鐵甲艦,鎮遠號甚至有「東亞第一堅艦」之稱。

此時的北洋水師,儘管尚未完全成軍,但卻稱得上「船堅炮利」,甚至比肩列強,後來還被美國軍事雜誌評為「世界第八、亞洲第一」。

當日本人看著冒著黑煙的巨大鐵艦駛入長崎港時,心裡五味雜陳,而天朝上國的水師官兵在鐵艦和大炮的加持下,更是沒把蕞爾島夷的日本人放在眼裡。

8月13日,有十多名北洋水師士兵違規上岸,在長崎一所妓院嫖妓,並且在醉酒後跟當地的日本人發生衝突,妓院報警,趕來辦案的警察拘捕了兩名鬧事的水師士兵,但經口頭警告後又予以釋放。

被釋放後的士兵認為自己天朝水師的尊嚴受到侮辱,於是返回軍艦煽動三百多名士兵上岸,強行闖入當地警察局並襲擊警員,導致一名警察被當場打死,另一名警察被刺成重傷後不治身亡,遇襲受傷的警察更是不計其數。

大清士兵在日本嫖妓、鬧事、襲警、殺人的事件曝光後,日本舉國憤慨,紛紛聲討來訪的北洋艦隊。

此時的李鴻章卻對自己一手組建的這支水師採取姑息態度,認為「不可當之重咎」,說白了就是想這麼算了,反正我們的人也被打了,你們死幾個警察就認栽吧。

看著停在港口的北洋鐵甲艦,日本人就算再憤慨也得不認栽,畢竟在大炮射程之內,只有「真理」沒有公平,務實的日本人當然明白這一點。

令人想不到的是,日本人認栽,北洋水師的士兵卻不認!

02

軍警衝突

日本警局被襲的兩天之後,8月15日李鴻章令全艦隊放假一天。

艦隊不但給士兵放假,還允許他們登岸自由觀光。之前,士兵違規上岸,去的是妓院;如今,士兵休假上岸,去的卻是警察局,而且還釀出了更大的禍端。

為了防止士兵上岸鬧事,水師提督丁汝昌明令禁止士兵攜軍械上岸,但許多士兵還是偷偷拿了棍棒和刀具上岸,許多士兵還在上岸後在當地店鋪購買了日本刀。

上岸後,幾名清兵伏擊並殺死一名警察,此時的日本警察也早有準備,他們將數百名清兵分割包圍與狹小的街巷,街邊市民更加以配合,同仇敵愾地用石塊攻擊清兵。

在這次軍警衝突中,清朝士兵有五人死亡、四十四人受傷、五人失蹤;日本警察被打死二人、十九人受傷,此外還有多名長崎市民受傷。

衝突之後,日本出現了敵視清朝的浪潮,甚至連許多已經加入日本國籍的華人都收到了波及和牽連,此時的清政府也一改往日在外交中的懦弱,對日本表現出相當強硬的態度。

當時,北洋水師船艦總監督琅威理(英國人),甚至要求英國駐日本使館與日本斷交,並提議北洋艦隊炮轟長崎,當時北洋艦隊的炮彈已處在隨時發射狀態。

在大炮的凝視下,中日兩國在談判桌上達成協議,日本政府釋放所有被捕清軍士兵,對於衝突中的死傷人員,則由各自的對方予以撫恤。

不過,日方所支付的撫恤金數額大大超出了清朝,也就是說在這場衝突之後日本變相對中國進行了賠款。

在長崎事件中,日本的女人被睡了,市民被打了,警察被殺了,賠款也被花了,全體國民備受刺激。

事件結束後的1887年,明治天皇頒布了詔令,強調要加強海防,並從私人內庫中撥款三十萬元以做軍費,「望諸大臣深明朕意」。

隨後,日本國內掀起了「海防獻金運動」,日本全民捐款買軍艦,日本天皇為此一天只吃一頓飯。國庫沒錢買軍艦,天皇竟然從牙縫裡省錢!

日本國民聞此消息,痛哭流涕,群起響應,各級官員、各地富豪紛紛解囊,平民百姓也踴躍捐款,不到三個月,海防捐款的總額達到了1033萬之多!

此時的大清,卻都在忙著給一個垂垂老矣的女人過生日。

03

卧薪嘗膽

天皇只吃一頓飯,太后卻要吃蛋糕。

不過,老太太這蛋糕最後還是沒吃到嘴,而且還被日本人一把抹在了臉上,從此大清在全世界面前都顏面盡失,更是在天朝子民面前丟盡臉面。

1887年,在長崎殺人鬧事的北洋水師士兵被釋放後,由日本參謀部制定的《征討清國策》也正式出爐。

在該計劃中,日本決定用武力攻佔北京和長江中下游,將山東半島到台灣的沿海地區及島嶼劃歸日本版圖,對於中國更廣闊的內陸地區,則將其肢解為幾個小國,附屬於日本。

北洋水師的士兵回國後,受到了英雄般的禮遇,認為大清在列強面前受的窩囊氣,終於在小日本面前得到了釋放,真可謂揚眉吐氣,壯我軍威。

清人不知的是,當時的日本已經將北洋水師視為眼中釘肉中刺,欲處之而後快,並在《征討清國策》中決定滅亡中國,要發動一場「國運相賭」的戰爭,「以五年為期作為準備,抓住時機,準備進攻!」。

1892年,日本提前完成原本預計10年的擴軍計劃,建立了一支以中國為假想敵的近代陸軍和海軍,並派遣間諜潛入朝鮮和中國。

1894年三月,朝鮮爆發東學黨起義,朝鮮高宗恐慌,向北京告急,清廷令直隸提督葉志超率軍馳赴朝鮮,而日本也趁機派兵進入朝鮮。

之後,日軍囚禁高宗,李鴻章頓覺事情有變,於是急調總兵衛汝貴、提督馬玉崑率軍火速增援,進駐平壤,並另調北洋陸軍十餘營新軍在海軍的支援下渡海,馳援朝鮮。

7月25日早晨7時20分,在朝鮮豐島海面,清軍的運兵船在返航時遭遇日本聯合艦隊第一游擊隊吉野號等三艘軍艦。日軍不宣而戰,發炮攻擊清軍軍艦,清軍隨即開炮反擊,中日甲午戰爭爆發!

這一次,曾在日本長崎大耍威風的北洋水師為自己的輕敵付出了慘痛代價!

04

北洋覆滅

戰爭爆發之前,大量西方觀察者認為中國將贏得戰爭。

當時的國內輿論更是萬眾高呼,叫囂要狠狠教訓一下蕞爾島夷的日本,以彰顯我天朝軍威。

然而,戰爭的結果卻打了所有人的臉。在黃海海戰中,北洋水師受到重創,損失了致遠、經遠等5艘軍艦,陣亡官兵六百餘人。

為了避免北洋水師被日軍全殲,李鴻章命北洋水師退守威海衛,黃海制海權落入日本聯合艦隊之手,日本陸軍得以執行後續的登陸作戰,為甲午戰爭的最後結局埋下伏筆。

為了徹底消滅北洋水師,日本聯合艦隊很快又發動了圍殲北洋水師的威海衛海戰。戰爭一開始,日軍就分三路進攻,迅速攻陷拱衛劉公島的威海衛城。

劉公島是北洋水師提督衙門所在,被北洋水師視為根本和根基。當日軍攻陷威海衛城之後,威海陸地盡失,之前拱衛劉公島的周邊炮台成為日軍攻擊北洋水師的最好武器。

在日軍水陸的夾擊之下,被圍在軍港中的北洋水師只能是挨打的活靶子,幾艘主力艦很快被擊沉,此時的北洋水師已然名存實亡

面對日軍的總攻,苦苦支撐而又久無援軍的北洋水師終於扛不住了,許多士兵表示了厭戰情緒,不願再繼續投入戰鬥。

為了防止士兵臨陣嘩變,北洋水師中的洋教官向水師提督丁汝昌表示,軍隊應該盡量戰鬥,但如果士兵不願繼續作戰,投降是正當的。

丁汝昌悲嘆地說:「我當然會救兵勇們的性命,我也認為你們建議的是唯一可行之途,但在我實行這一步驟前我必須得先死。」

隨後,丁汝昌服鴉片自殺,威海衛水陸營務處候選道牛昶眪,將丁汝昌的帥印交給了美籍洋員浩威,讓其以丁汝昌的名義向日軍投降。

很快,牛昶昞代表北洋水師簽訂《威海降約》,在戰爭中倖存的北洋水師10艘軍艦悉數投降,並被編入日本海軍,至此北洋水師全軍覆沒。

05

惟願中華強大

北洋水師的覆滅,誰才是千古罪人?

有人說是翁同龢嫉恨李鴻章導致海軍軍費被壓縮,有人說是李鴻章的消極避戰導致士氣低落,也有人說是慈禧挪用軍費導致彈藥缺乏,更有人說是光緒一味催戰導致兵力部署不當……

當然,更有人說這是北洋水師士兵的戰鬥力不行,這些兵油子只會喝酒賭博抽大煙,貪生怕死玩女人,於是有了「北洋水師士兵在軍艦炮台上晾衣服」的傳聞。

其實,這個被傳得有鼻子有眼的故事源自於一個日本人的小說,海軍史學者陳悅在經詳細地考證之後,認為關於北洋海軍在火炮上晾晒衣物的說法是子虛烏有的訛傳。

至於翁同龢、李鴻章、慈禧和光緒這些遠離戰場之外的人,更是不可能對戰局走向起直接作用,北洋水師全軍覆沒的黑鍋,又怎麼能甩到他們的頭上呢?

如此說來,文臣翁同龢沒錯,主帥李鴻章沒錯,慈禧老太后也沒錯,主戰的光緒皇帝更沒錯。那這個錯究竟該有誰來擔,總不能丟給已經自殺殉國的水師將領吧?

看來,唯一的罪人就是日本侵略者,如果不是他們挑起戰爭,北洋水師全軍覆沒的慘劇就可以避免,丁汝昌、劉步蟾這些愛國將領也不會自殺。

可是,侵略者當然有罪,但這種罪只是對於被侵略者而言,在日本國內,他們可是為大日本帝國贏得戰爭的大英雄、大功臣。

歷史的荒誕就在於此,如此塌天之禍,竟然沒有一個承擔責任的人!

有輿論甚至認為,如果當初在長崎北洋水師武力解決,直接炮轟長崎,說不定日本從此就不敢對中國起覬覦之心,也就不會有日後的甲午戰爭。

長崎事件的確在日本民間種下了反清情緒的種子,是導致甲午戰爭的因素之一,可如果當時北洋水師的士兵能管住小弟弟,不去日本妓院嫖妓,也沒有後來鬧得沸沸揚揚的「長崎事件」。

照這麼說,黑鍋還得由女人來背,只不過這女人不是大清的慈禧,而是日本的妓女。

其實,誰背鍋倒無所謂,重要的是不能挨打!技不如人,當然免不了受辱甚至是挨打,日本當年就因為「艦不如清」,於是只能賠錢賠笑,等他強起來之後,大清也只有割地賠款的份兒。

畢竟,大炮射程之內有「真理」,但卻沒有公平。既然如此,我輩惟願中華強大!

作者:胡賽萌,好果文化創始人,知名評論人,曾在新聞晚報、教育時報,BBC中文網,聯合早報等國內外知名媒體發表評論文章。公號:好果胡賽萌